纪念解放石家庄70周年大型报道|林放:以笔为枪,圆了军人梦

70年前的解放石家庄战役中,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除了战斗部队的将士们,还有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一手拿枪一手拿笔,在枪林弹雨中用鲜血和生命记录历史。他们,就是当时…

70年前的解放石家庄战役中,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除了战斗部队的将士们,还有一支特殊的队伍,他们一手拿枪一手拿笔,在枪林弹雨中用鲜血和生命记录历史。他们,就是当时的战地记者。

今年92岁的林放就是其中的一员。70年过去了,记忆似乎从来没有褪色,他依然清楚地记得当年每一个生死瞬间。10年前,他曾在发黄的稿纸上写下满满11页的《解放石家庄采访杂忆》;10年后,他完全不用回想,随口就能讲出当年的故事:那一年,22岁的战地记者林放,在蜿蜒曲折的战壕中奔波采访,在枪林弹雨中走进石家庄。

激动

很自豪以自己的方式 参加了那场战斗

纪念解放石家庄70周年大型报道|林放:以笔为枪,圆了军人梦

92岁的林放讲述当年战场上的经历。

“可惜现在拥有这些记忆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当年和我一起在战地采访的另外两个记者都已经去世了。”说起已故的战友,一直微笑着的林老突然有些感伤,思绪也似乎也被拉得更深、更远……

1947年10月底,新华社冀中十一支社领导派林放随军参加解放石家庄战役报道,这对早年当过兵的林放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喜讯。“我记得当时和我一起去的还有栾城县委通讯干事留心和晋县县委通讯干事赵达,三人当中只有我一个人当过兵。”从这次采访开始,他们变成了真正的战友。

战役是从攻打外市沟开始的。11月7日开始,林放记录了解放军从外市沟到内市沟,最后攻破核心工事的过程。攻打外市沟时,蒋系第三军继承了日军构筑的内为钢骨水泥、外加电网和壕沟的所谓永久性防御工事,“而我们的战士有的就是无所畏惧、视死如归的精神,置生死于度外,生死在那一瞬间显得格外淡薄。”

1947年11月8日16时许,我军正式向外市沟第一道防线发动进攻。当年的场景,林老依然历历在目。“首先是炮兵向外市沟的前沿和纵深阵地发起了猛烈轰击,敌人的防御工事顿时笼罩在硝烟和尘土混合的云雾之中,突击的战士们开始在炮火的掩护下沿着挖掘的交通壕发起冲锋。有的战士推着云梯逼近内市沟时不幸被敌人的炮弹击中,后来的战士会马上补上,直到把云梯靠在了沟沿上;然后,有战士就开始像猛虎一样登梯,在敌人的扫射下,不断有战士掉下来,又不断会有人补上,直到爬到沟沿投下手榴弹、砍断电网、打开突破口。”

那样的战争场面让林老特别难忘,说到攻破外市沟的时候,他就像自己叙述中的那些战士们一样兴奋,“那一刻,我真的才意识到什么是超越生死的战斗,我很自豪我也用我的方式参加了这次战斗。”

难忘

用膝盖当桌子 弓着腿写稿

纪念解放石家庄70周年大型报道|林放:以笔为枪,圆了军人梦

当年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

记者采访林老当天,他的腿脚刚受了点伤。“不小心摔倒了,到医院检查倒没有大事,没有骨折,只是肌肉拉伤了。”林老爽朗地笑着说。

虽然已是92岁高龄,林老精气神依然十足,每当要说那段经历时,他都会刻意坐直身子。“其实,参加解放石家庄的报道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战士们的战斗场面,冒着敌人的炮火,匍匐着,侧卧着,准备战斗,所以每一个细节,每一次九死一生我都记得很清晰。”

来到战场第一天,几位记者就开始了战地采访,采访部队的感人事迹,搜集民兵在前沿改造地形的壮举。那两天,他们忙得几乎顾不上吃饭,采完一条新闻,就蹲在防空壕里,用膝盖当桌子,弓着腿写稿。虽然条件比任何一次采访都艰苦,但却很兴奋。“现在说起当时的场景,我感觉防空壕就是我的办公桌,好多写作时光都是在那里度过的。”

作为文字记者,林放虽不需要一手拿枪一手拍照,但在当时的环境下,生死往往只是一瞬间的事。1947年11月8日上午,他们照例在村外的防空壕里写稿,突然听到一阵轰轰的声音,就那么一会儿,敌人的飞机就朝他们疯狂地俯冲过来,朝着防空壕扫射。“我们迅速离开了防空壕,刚跑出几十米卧倒时,就听到身后响起了一连串爆炸声,我能感觉到黄土迅速地从我的身上卷过。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确定是不是还活着。”

兴奋

在枪林弹雨中圆了军人梦

“当年让我去当战地记者,我是很兴奋的,真的没有害怕。”提起第一次上前线的感觉,林放说,13岁的他就和村里的两位同学一起加入了民众抗日自卫军,那时候他做的一直是军人梦:上阵杀敌、参与战争。1945年被分配到新华社晋冀鲁豫总分社当记者,20岁的他在脱下军装的一瞬间突然有些失落,虽然热爱写作,但从来没想过要和自己的军人梦远离。因此,在当上记者后,他总是愿意跟随地方武装,穿插在敌占区、边缘区采访。

不过,几天战地记者的生涯,林放确实经历了不一样的人生:大炮、机关枪的扫射早已习以为常,每次幸运地发现脑袋还是自己的,就拍拍身上的泥土另找隐蔽的地方赶写稿件。“我当然也想会不会就此牺牲,但是想到在当战地记者之前,跟随地方武装在石家庄以东的敌占区、边缘区采访时的所见所闻,我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林放说,当时的敌占区沿村的良田被挖成了纵横相通的堑壕,村里所有的砖房、砖地、砖炕都被拆掉用来构筑层层碉堡,街道上、院子里,到处是敌人丢弃的猪、鸡、鸭的碎骨和毛,为了防备敌人的骚扰,在敌占区和解放区衔接的赵县、栾城这些边缘地带,每到黄昏的时候,就能看见老百姓们全家出门,一家老老小小,牵着驴车、带着为数不多的家当,一起躲到野外,睡在潮湿、阴冷的地里……

1947年11月12日中午,解放石家庄的战斗终于结束了。进入市内见到部队首长后,首长半是安慰半是鼓励地对林放等人说:“你们这些文人墨客不简单啊。在火线采访,闯过了生死关,经过了战争的考验,就成了能文能武的双料记者了。”

胜利后的石家庄市热闹非凡,战士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街上,有的呼唤着奔跑,有的对着空中放射五彩缤纷的信号弹,大家都如痴如狂地欢庆胜利。“这也是我随军以来看到的最疯狂的时刻。在石家庄的街头,我和留心也顺利会师了,我们当时不约而同地感叹:‘我们终于胜利了’。”

(燕赵都市报 记者 杨佳薇 文/图)

相关推荐

我要说两句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